uko

我们正踩在雷区

我迟早得死在你怀里

*尊礼

*小短篇,平安夜快乐

*灵感来自房东的猫由王小波作品改编的歌曲《爱你就像爱生命》

BGM:Bitter and Sick

 

00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01

 

周防尊又用那样的目光看着我。

挑逗、轻蔑,好像下一秒就要将我拆吃入腹,而我只不过是一具能恰到好处引起他征服欲的身体。

我还真是可悲啊,这样想着,我迎上那双红得灼人的眼睛,把烟从他的唇间抽出来,狠狠地吸了一口。

他看着我,又笑,眼里的欲望翻涌,就要迸出火星来。说实话,我确实没有什么扭转境地的能力。我躺着,并且浑身赤裸,粘腻的液体挂在大腿间,而他靠在床头,一条腿膝盖曲起,手臂搭在上面。

只要他想,我就会被扔进卷着惊涛骇浪的大海里,落得个粉身碎骨再被他打捞起。

更何况,他只需要一个打火机就能焚我至灰飞烟灭,而我的刀,离我尚有五米之遥。

他的手在我的胸腹间流连,笑容邪魅,声音像掺了六十度的威士忌,沙哑低沉又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宗像,你这表情,让人真想再把你弄哭一次啊。"

我搂他,然后掐着他的脖子,拇指按在喉结。我的嗓子很疼。我贴着他的耳朵说:"不是白上的。"

我在他用极有调笑意味的语气说着“你真可爱”的时候,穿好衣服,摔上门离开。挺不错的,这样的关系。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只有利益,只有利益搭建的网,细密如织,牢不可破。

如果有一天,我需要杀死他,那么我的刀会毫不犹豫地穿过他的心脏,换做是他也一定会这么做的,我对这点深信不疑。

 

他给我的情报向来真实可靠,我知道我将被人盯上,为了废掉青王或者说为了废掉我。三个月过去,却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心底的疑惑逐渐扩散为不安,直到淡岛突然冲进来告诉我实情,这不安的硝烟到底是被引爆了。

 

我当然不怕你死。

我只怕你不怕死。

你一定是傻了疯了才敢骗我,你给我等着,无论你多喜爱火光冲天的色彩,我也一定给你浇灭了。

你等着。

你等着。

你得死在我怀里。

 

02

 

大雨滂沱,不要命地砸落在地面上,我像跌到尼加拉瓜瀑布的最底,耳边水声震耳欲聋,大雨模糊了视野里的一切,在这样吵闹的环境里,我比在黑夜里感到更鲜明的孤立无援。

我的心跳很快,我预感到有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但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街道上空无一人,我却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或者说,追着我。我跑起来,水花四溅。

不知道是被什么绊倒的,可我知道我摔得很狼狈。膝盖狠狠地在水泥地上蹭过,手掌磨得生疼,脸上的泥水随着我撑起上身而沿着脸颊滑落,留下一条肮脏的痕迹。

但我尚未直起身来,就被人狠狠踩在脚下,我以一种扭曲的姿态贴在地面上,冰凉的水浸透了我的整个身体。一群比我大上几岁的孩子将我围住,背上那股力道恶趣味地碾了碾,我的五脏六肺快要拧成了一团。

我看见了小刀,不过它一晃就跌在了两米开外,取而代之的是滚落到我眼前的一颗玻璃弹珠,红色,在混沌的视线里分外显眼,像熊熊烈焰燃起前的那一小丛火苗。

紧接着我听到打火机划开的声音,时至今日我仍不知晓为何在那样大的雨里我会听到这样微小的开合声,正如那时惊异于他能点起一支烟时也从未想过从此以后我的人生会滑向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轨道。

 

“你们怎么能以多欺少呢?”

那双镶着夸张柳丁的黑靴子在我极度倾斜的视角里渐渐走近,讲话的人语气波澜不惊,我的心缩了一下,他听起来对我的死活毫不在意。

“有人要他的命。”

“小屁孩,你这是在犯罪。”

“关你什么事。”

“那不如你们和我打一架,赢了我就不管。”

“你这是以大欺小!”

“不错。”

“凭什么啊!”

“凭我无聊。”

 

等到一股大力将我从地上提起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的头发是红的,眼珠也是红的,满脸不耐烦的表情,带着高中生不该有的戾气。

我仰着头看他,后知后觉手脚冰凉。

而后天旋地转,他将我扛到肩上。明明是在雨里,他的身上却没有一点湿的。滚烫的体温直达心脏,注入血管,涌向四肢百骸。

很多年后,我都对那个温度食髓知味,并以各种自我欺瞒的借口去拥抱,去占用,去沉沦。

 

03

 

他总是有让人恼火的本事。

从小到大,我尝试过很多次表达对那份救命之恩的感激,但他总表现得毫不在意,尤其是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当它轻轻一扫就掠过我时,愤懑疯狂滋生,哪怕于你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也可以正视这份真心哪怕一眼吧?你有什么资格践踏它!你凭什么!

似乎从未有什么事是惹起他兴趣的。哪怕是成王那天,他也是一副欠揍的懒散样。真希望有什么东西能占有你的视线。真希望只有我知道那是什么。真希望只有我能得到它。

周防尊啊。

 

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但如果想成为你的焦点就算得上的话,我是万分渴望的。

从前我将他的漠不在意视为冷血性情,冲他肆意发火吼叫以求得回应。他偶尔会失笑,看着我说“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殊不知那尽是仗着他的宽容与偏爱。

终于有一天,他想出了该怎么办。亲吻和疼痛细密如初遇的大雨,我匍匐在地,无法反抗。

 

他说,你可真坏,太坏了。

那就把我的血肉打散,脊骨打穿,凑成你愿意看到的样子吧。

我不爱你。

我可不爱你。

 

偶尔情事过后一丝不挂,感到寒冷,我会贴近他。他把我拽进怀里,揉着我的身体,哑声说你怎么这么迷恋我,原来高高在上的青王陷落爱情是这个样子的啊。

嘿,别傻了。

想什么呢。

那不是爱情。

那是我的命。

 

04

 

这把剑曾穿过很多人的心脏,可从未有哪一次的感受这样令我刻骨铭心。

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碎成很多片,砸在周围,火光四起,火烧山林。这么红这么旺,像要吞噬掉我的整个世界。

他看着我,眼里盛着深情,我看到血顺着剑身滴到地上,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笑了,脱力地歪了歪身子,头抵在我肩上。

“周防……”

“我……刚才……”他的声音太轻了,抓也抓不住,消散在空气里,却又太重,在我心上砸下一个又一个窟窿。“还……担心……不能死……在……你怀里。”

我拥他入怀,跪倒在地。

火熄灭了。

这具始终滚烫的躯体凉了。

唯一使我冰冷血液沸腾的温度消散了。

 

05

 

我猛地惊醒,冲进视线明晃晃的大好阳光刺得我脑内一阵空白。

这时,一双手覆在了我的双眼上,温热,轻柔。

“周防尊!”我大叫着回过身,紧紧抱住靠在床头的那个人。他一手飞快地回搂我的腰,一手掐灭了烟。

“又做噩梦了?”

拇指来回抚摸着我的脊骨,胸腔里的心跳和发笑后的共鸣震动着我的鼓膜。

 

“你抱这么紧,我迟早得死在你怀里。”

FIN

————————

我爱的你

平安就好

评论(4)
热度(67)

© u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