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o

我们正踩在雷区

沸腾四季 03

前文:01 番茄炖牛腩   02 街边小店



【03】Angel



       阳光好的时候,心情也总是容易很好。

       尤其是当你睡到自然醒时,一睁开眼睛,看到整个房间回荡着暖黄色的光线,阳光透过落地纱帘照进来,在靠窗的木地板上留下一块又一块几何状的,明晃晃的光斑,而你的猫蹲在窗帘里,只露出一小截毛茸茸的尾巴,在地面上扫来扫去。

       傻妞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碎光掉在它水蓝色的眼睛里,分外好看。

       傻姑娘长成小美女了,肖黎心情颇好地冲它吹了个口哨,正欲撩拨它过来出卖一下色相,枕头边的手机震动起来。

       “喂?”刚醒的声音有些发涩,肖黎清了清嗓子。

       对方传来两声带着宠溺意味的轻笑,说:“我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声音低沉,很轻但温柔。

       “啊是你啊。”肖黎翻了个身语气软软的,“我还没起,刚醒。”

       他也不问致电的缘由,只这么漫无目的聊着天。

       “上周,我去X城出差。商谈结束后,我去宛湖转了转。”听到宛湖二字,肖黎顿时清醒了一半,撸猫耳朵的手僵住了,傻妞不满地在他的手指尖蹭来蹭去。

       他莫名有些心虚,自从他家的安小姐接受了他的性向后,就从一个高冷艺术家堕落为美男八卦队队长,热衷于满大街单方面给他找对象,肖黎觉得这样不太好。

       昨天傍晚他正在阳台上浇花,收到黎安绘发来的照片时手里的水壶哐叽就砸地上了,赶紧发过去一连串的不可不可不可太后万万不可啊!这可是我的上帝甲方啊!

 

       “我在那儿找到了一家很棒的店。叫‘不期’。”

       “老板娘人也很有趣,他们家的茶点做得很好吃,酒也好,食器都很漂亮。”

       “下次有机会带你一块儿去。”

       “小黎?”

 

       “诶,咳,嗯,好……的啊,听起来很不错。”肖黎眼皮一跳,心想还好他妈没有热情过度问点有的没的。

       林时与又笑,气音夹着电流传进耳朵里惹得人心痒痒,你说他像极了冬日的暖阳,照得人骨头都酥软。

       “那我挂了。”林时与顿了顿,又道,“早安。”

       “早。”

       预约咖啡机准时跳起,发出清脆的声音,整个屋子里弥漫着咖啡的香气。

 

 

       七胖最近的日子有点小烦恼,他托着脑袋,巴掌上的肉被堆上去占据了眼睛的位置,本就不大的小眼睛此刻更是眯成了一条缝。他盯着空气里一个虚无的点发呆。

       这样子一直持续到方满推开工作室那扇半木半玻璃门,七胖的眼神突然亮起来,眨巴眨巴聚焦在方满身上。

       “小满,早啊。”

       七胖的声音也像人一样软乎乎的,如同一杯甜甜的热巧克力。方满看到他,带着愁绪的脸上也算挂了个疲惫的微笑。

       “嗯,早啊七哥。你今天来得好早哦。”方满把背包放在座位上,一边和七胖打招呼。她的座位就在七胖后面,朝向不同,转个身就能看到对方的背影。

       七胖看着她打开电脑,对着工程图叹了口气,他真想抱抱这个娇小可爱的女孩,告诉她别灰心丧气。

       方满是工作室里年龄最小的女孩,她从学校毕业不过两年时间,曾经学习这个专业无非是凭着对园林和绘画的喜爱,入行后才发现实际工作过程中有多么复杂。她是姜晓的表妹,也算是姜晓一手带起来的徒弟,头两年她还是个初级学徒,做做核对校正之类的,间或接过一两个私人别墅的小花园设计,这个B集团投资的上瑾公园算是她接手的第一个大项目。

       上瑾公园借上好的美玉为寓意,要求展现精致玲珑的园艺风格,作为一个观赏性公园,将坐落在X城和本市之间,以营造“自然与人文结合”的在旅游性城市和高速发展的一线城市间的过渡地带风景区。

       项目进行了三个月有余,上周方满带着图纸自信满满地去参加甲方会议,结果却与预期截然不同,甲方提出了很多新的细节要求,有一些甚至与她最初的设计理念天差地别,这可愁坏了小满姑娘。

 

 

       “哟,忙活什么呢?”

       肖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吧台边的时候吓了七胖一跳,拉面皮的手一抖,扯出了一个奇怪的形状。他把面团重新揉回去再拉成长条状,做完手里的这一条,拿起下一个小面团的间隙里回了泡茶的肖黎一句“做个拿破仑”。

       肖黎靠在吧台边,盯着里面那个胖胖的小伙子神情专注,手指灵巧地把面团揉、拉、铺、定型,塞进烤箱再转着身去开冰箱,嘴里嘀咕着“蓝莓,草莓,蓝莓,草莓……在哪儿呢”,像一只找蜂蜜的维尼小熊,诡异的甜蜜气息让人质疑季节发生了跳跃。

       “七胖……真甜啊。”肖黎好不容易找回自己掉落的下巴,愣愣地说,“开花了啊……”

       “什么?”惊呆了小伙伴的七胖拿着一小盒蓝莓,表示自己没听懂,“菊花要开了吗?”

       “我靠你还要开菊花……”肖黎赶紧用手托住了下巴免得它再离家出走。

       “可现在是秋天啊。小黎你怎么了?”

       “不是我怎么了!是你!你还是我认识的七胖子吗?你说这厨房也装了有两三年了吧,你除了倒水倒咖啡泡茶吃水果以外利用过它吗?你你你今天居然在这儿做甜点?”

       “我那不是因为懒嘛。”七胖翻了个精致的白眼,“再说了我怎么好意思在做饭的事上跟你抢霸主地位不是?不过诶你说,女孩子不开心的时候是不是都喜欢吃甜的,我看网上这么说。”

       “娘嘞,赵桤同志,你得向组织交代,什么时候,谁,多久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好兄弟居然偷偷摸摸有了暗恋的女孩子,自己还不知情!肖黎觉得革命友谊遭到了背叛,放下杯子严肃地——

       趴在吧台上听八卦。

       赵桤凑过来,小声说:“是小满啦,不是上瑾那个活儿又得改嘛,我瞧着她最近挺愁的。”

       “啊,B集团那个?听说负责人还是张工啊,啧,他那个鸡蛋里挑骨头的毛病我是不愿意再接受一次了。”肖黎做了个抱紧自己的动作,他也和那人合作过,过程并不愉快。

       张工学经济出身,对钱的敏感程度比对花草树木高,他又要求节省成本又得效果好看,往往外立面靠涂料大景观靠乔灌木交叠堆积。

       如果是在别的大公司里或者两人不熟,肖黎肯定会劝赵桤把这些经验建议告诉方满,但正是因为肖黎深谙做这一行开始的苦头是必须得自己咽下去的,脸色怎样看懂,话里玄机如何明辨,方案要怎么针对性地修改,这些东西若不是自己经历后练习学会,而靠别人直接点明,解决方法,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尽管它在短期内似乎能迅速拉近两人的关系。

       因此他对赵桤这种别样送温暖的做法再赞成不过了,挂上一副深沉的表情,操着老干部的语气拍了拍七胖的肩:“赵同志,组织看好你,任重而道远啊。”

       烤箱发出清脆的声音,面皮膨胀成了酥脆的金黄色,奶油与糖按比例打发,一朵又一朵白奶油小花细致裱好,两层,缀以夹心的新鲜草莓蓝莓。香甜气息弥漫在空气里,填平了所有的哀怨与愁绪。

 

       看到小满脸上惊喜的表情,赵桤紧张的肉肉才松下来一点儿,他搓着胖乎乎的手说:“快尝尝。”

       饼皮的酥脆与奶油的绵软,砂糖的甜腻和水果的清爽,食材被精心利用后碰撞出美妙口感,足以将不快的阴霾全部驱散。

       方满笑起来,一双漂亮的杏眼弯弯,说谢谢七哥。

       七胖脑海里没有来地突然蹦出这样一句话:春风十里,都不如你。

 

 

       秋天的太阳最是舒服,钟南小山的早桂已经开了,几公里外就能闻到花的香气。漫山遍野的枫桂交植,间杂一些黄叶树种如无患子、银杏、小叶椴、栾树等。香气满盈却难寻花影,倒也别是一番趣味。

       沿山路拾级而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各怀心事享受着好天气。站在山顶平台的时候,肖黎由衷觉得,答应林时与的这个邀请真是太对了。

       他们靠在扶栏上,城市很大又很小,运河从城市里曲折蜿蜒穿过,千年来奔流不息。

       肖黎给林时与讲了自己的好兄弟七胖子的脱单进程,忿忿不平地表示胖子娇羞起来真是太吓人了,罢了佯装痛心状哭啼啼地额头顶着林时与的肩膀:“呜呜呜我怎么还是单身,我一条狗,吃饭旅行,走走停停。”

       林时与抚摸着他的狗头安慰道:“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

       “你可别告诉我你也脱单了啊,最近不想吃狗粮。”

       “好,那我不告诉你。”

       “???你这话???”

       “我有喜欢的人了。”

       “如果你能听到心碎的声音……”肖小黎,卒。

 

 

       晚上在浴缸里泡澡,疲劳了一天的身体得到了放松,肖黎就在水汽蒙蒙里想点有的没的。比如林时与那句“我有喜欢的人了”。

       当时觉得并没有什么,这会回想起来心里总有个什么地方感觉很难受。他甚至能半回忆半想象地描摹出林时与讲这话的神情,眼里带着兴奋的光,温柔又眷恋,嘴角浅浅勾起,像是极力忍住幸福的笑容,免得烫伤他的眼睛。

       我喜欢的人,总是有喜欢的人啊。肖黎抬起手臂挡住眼睛,像放下了一桩有分量但并不沉重的心事,往水里沉,只留个脑袋在水面上,热腾腾的水包裹了全身,实在太过放松舒适,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再醒过来就是给冻醒的,彼时傻妞正蹲在浴缸边,意图确认他是不是给上帝拜年去了,见浴缸里突然水花四溅,她尖叫着立马窜上了洗漱台。

       单身好凄凉。肖黎这么想着,艰难地从水里爬出来,把自己凄凄惨惨戚戚地打理好后一头扎进被子里倒头就睡。傻妞望着地上的水,抬起矜贵的爪子,两步一炸毛地缩到了沙发上。

       不久,静夜里只剩下一人一猫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后半夜肖黎睁眼的时候,觉得脑袋沉重无比,太阳穴传来轻微的钝痛,喉口火烧干疼,这是又感冒了啊,肖黎心疼地抱住自己,翻了个身重新陷入混沌。这种不适感随着时间的拉长愈演愈烈,他感觉自己像一片火腿,不停地在平底锅上翻面,逐渐卷曲、烧焦,忽冷忽热,烦躁难耐。

       他寻思着该起来给自己倒杯水喝,吃点药,量个体温,但此刻他完全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他的力气被抽尽了,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像要与床连为一体,抗议不起。

       这种自我思想斗争打得他都快累死了,就在眼皮不自觉又要合上的时候,他清晰地听到大门被刷开的声音。

       他打了个哆嗦,后背瞬间渗出一层冷汗。

       这时,熟悉的声音传来——“小黎?”

 

       林时与站在他的房门口,一手撑着门框,微微喘着气。他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眼里写满的竟尽是担忧。




TBC



新年快乐

下一章给大家介绍酷酷的肖哥


评论(5)
热度(11)

© uko / Powered by LOFTER